房产纠纷
合同纠纷
婚姻继承
联系我们
电话:400-1165-516
邮箱:jorbanlawfirm@163.com
传真:010-65760230
地址: 北京市朝阳区常营北辰福第V中心C座703、704室(常营地铁站C口,直行20米)

山东XX1重型机床有限公司与山东XX2建设有限公司、XXXX3经贸有限公司等票据返还请求权纠纷、返还原物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

2018-07-06

上诉人(原审原告):山东XX1重型机床有限公司。

法定代表人:杨XX,总经理。

被上诉人(原审被告):山东XX2建设有限公司。

法定代表人:王XX,董事长。

被上诉人(原审被告)XXXX3经贸有限公司。

法定代表人:卞XX,董事长。

被上诉人(原审被告)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XX分行。

负责人:范XX,行长。

原审被告:山东XX金属物流有限公司。

法定代表人:孙XX,董事长。

上诉人山东XX1重型机床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XX1公司)与被上诉人山东XX2建设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XX2公司)、被上诉人XX3经贸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XX3公司)、被上诉人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XX分行(以下简称光大银行XX分行)、原审被告山东XX金属物流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XX公司)因票据返还请求权纠纷一案,不服XX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,向本院提起上诉。本院于2013年7月4日受理后,依法组成合议庭,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。本案现已审理终结。

XX1公司一审诉称:2011年11月3日,XX1公司作为出票人开出收款人为XX公司,票号为A1,承兑银行为XX银行XX分行,票面金额为1000万元的《银行承兑汇票》一张。XX1公司将汇票交付给XX公司,之后XX公司不同意接受XX1公司以汇票支付货款,将汇票返还给了XX1公司,XX1公司工作人员不慎将汇票丢失。XX2公司与XX1公司间没有任何交易关系,未向XX1公司支付任何对价,且属于恶意取得票据;XX2公司与XX3公司之间属于全资母子公司关系,两者虚构交易,XX2公司将汇票背书转让给XX3公司,系为向银行贴现,套取银行资金而为之。XX3公司向光大银行XX分行提供虚假增值税专用发票及交易合同等文件,申请贴现,光大银行XX分行在办理贴现过程中,严重违反相关规章制度,未按人民银行的有关规定要求XX3公司提供文件,未尽必要的审查义务,属于有重大过失取得汇票。XX公司虽将汇票退还给了XX1公司,但其在背书第一栏加盖财务专用章和孙宪华个人印章,进行了背书,负有一定责任。综上,XX2公司、XX3公司、光大银行XX分行依次取得汇票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,未支付对价,依法不享有票据权利,应当返还给XX1公司,若不能返还汇票则应返还票款1000万元。XX公司应对三被告的法律义务承担相应连带责任。为维护XX1公司的合法权益,请求法院依法判令:1、XX2公司、XX3公司、光大银行XX分行立即返还XX1公司银行承兑汇票或返还票款1000万元;2、XX公司承担相应连带责任;3、被告承担全部诉讼费用。

XX2公司一审辩称:1、XX1公司应该明确诉讼请求,是返还票据还是返还票款;2、XX1公司这张汇票没有丢失,持票人也尚未行使票据的请求权和追索权,XX1公司并未履行对外的付款义务,XX1公司没有诉权;3、本案所涉的汇票背书连续,在XX2公司持有票据期间是合法的持票人,依法享有相应的票据权利。请求驳回对XX2公司的诉讼请求。

XX3公司一审辩称:1、答辩意见和XX2公司相同;2、公司取得的汇票背书连续,是合法的持票人,依法享有相应的票据权利。请求驳回对XX3公司的诉讼请求。

光大银行XX分行一审辩称:XX1公司起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。银行办理手续完全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,也尽到了审查义务,没有任何过错,所谓的违反相关制度,有重大过失等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。请求驳回XX1公司的诉讼请求。

XX公司一审辩称:XX1公司请求XX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。1、XX公司与XX1公司之间的票据法律关系已经消灭,XX1公司无权依据票据法律关系对XX公司提起诉讼。自双方协商变更付款方式,XX公司将涉案汇票退还给XX1公司后,双方的票据法律关系已经消灭,XX1公司无权依据已经消灭的法律关系提起诉讼;2、XX1公司请求XX公司承担返还银行承兑汇票或票款的连带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。XX公司退还银行承兑汇票后,该票的保管、处分、转让行为与XX公司没有任何关系,因XX1公司原因造成的损失承担连带责任,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;3、如XX1公司依法处理票据,本案是不会发生的。即便XX1公司因其遗失汇票造成损失,也与XX公司没有任何关系,请求驳回对XX公司的诉讼请求。

原审法院查明:XX1公司基于与XX公司的买卖合同关系,于2011年11月5日向XX公司交付《银行承兑汇票》一张,汇票上记载的出票人为XX1公司,承兑银行为XX银行XX分行,收款人为XX公司,XX公司在背书栏进行了背书。2011年11月8日,XX公司将该承兑汇票退还给了XX1公司。次日,XX1公司将票据交付给申银霞委托其贴现,当日申银霞付给XX1公司100万元贴现款,承诺第二天付清余款840万元,但一直未付。同年11月10日,汇票流转到杨XX手中(现因诈骗在押,据杨XX交代其系从一姓陈的人手里取得,陈从何人手里取得不明确),杨XX于同日即将汇票交付给XX2公司,XX2公司随即于次日(11月11日)将汇票背书给XX3公司,同日,XX3公司向光大银行XX分行办理贴现,获得贴现款9525333.33元。同年11月16日,XX1公司向XX市惠民县公安局报案。

票据的流转过程:XX1公司--XX公司--(--XX1公司--申银霞--杨XX--)XX2公司--XX3公司--光大银行XX分行。注:()内的部分为未在票据上背书但曾持有票据的人。

原审法院认为:关于返还票据的问题,由于票据已经XX2公司背书转让,并由XX3公司从光大银行XX分行处贴现,票据已无法返还;关于返还票款问题,从XX1公司提交的证据及庭审查明的情况来看,XX1公司是将涉案票据交付给申银霞,而非交付给XX2公司,XX2公司系自杨XX处取得涉案票据,现有证据无法确认XX2公司与申银霞之间在票据流转过程中的关系,因此不能认定XX1公司与XX2公司之间存在法律上的权利义务关系。XX1公司虽曾系涉案票据的合法持有人,但在其将票据交付给申银霞后失去了对票据的控制权,从票据上记载的内容来看,XX1公司与XX2公司之间亦不存在票据权利上的前后手关系,XX2公司系自杨XX处取得票据,且其取得的涉案票据票面背书连续,XX1公司与其所诉XX2公司、XX3公司、光大银行XX分行间无票据上的因果关系,故XX1公司主张上述返还票据或票款的诉讼请求缺乏法律及事实上的依据。据此,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六十四条第一款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》第九十二条之规定,判决:驳回山东XX1重型机床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。案件受理费81800元,财产保全费5000元,由山东XX1重型机床有限公司负担。

上诉人XX1公司不服原审判决,向本院提起上诉称:1、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,本案应当优先适用《票据法》,而不是《民法通则》。一审判决适用《民法通则》第92条关于“不当得利”的规定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,属于适用法律错误。2、上诉人对涉案票据依法享有票据权利。XX公司作为涉案票据记载的收款人即第一权利人,其已认可将票据交付给了上诉人,上诉人是票据权利人,依法享有票据权利。另外,上诉人申请了公示催告,也足以证明上诉人是票据权利人。3、XX2公司不享有票据权利。XX2公司取得涉案票据未支付对价,从票据记载看,XX2公司并未向XX物流支付任何对价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》第十条规定不享有票据权利。另,杨XX不是票据当事人或权利人,也无权处分涉案汇票,XX2公司从杨XX手里取得汇票不合法。XX2公司恶意取得涉案票据,依法不享有票据权利。XX2公司系为转嫁被杨XX诈骗的风险和损失,恶意取得涉案票据并非法贴现。XX2公司被杨XX骗取了11张银行承兑汇票,对此事实是明知;XX2公司明确杨XX不是XX1公司或XX公司的工作人员,也未获得任何授权;XX2公司与XX3公司虚构交易,伪造、变造增值税专用发票,与光大银行串通套取银行贴现资金;杨XX将涉案汇票交付给XX2公司,并不是偿还或抵顶所欠汇票的,仅仅作为一种担保,而XX2公司为转嫁被诈骗的风险、挽回被骗的损失而强行将涉案汇票贴现。4、XX3公司与XX2公司恶意串通,属于恶意取得票据,依法不享有票据权利。XX3公司系XX2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,与XX2公司虚构贸易往来、伪造或变造增值税专用发票,明显属于恶意串通,且侵害了国家、社会利益。5、光大银行所办理的涉案票据贴现业务严重违反相关规定、制度,明显存在恶意或重大过失,依法不享有票据权利。光大银行在XX3公司提供的假增值税专用发票复印件上加盖了“复印资料核实章”,其行为存在恶意或重大过失,且违反了《支付结算办法》、《商业汇票承兑、贴现与再贴现管理暂行办法》、《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银行承兑汇票业务案件风险提示的通知》等规定,依法不享有票据权利。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,并改判被上诉人返还上诉人银行承兑汇票(票号:A1,出票人为XX1公司、承兑银行为XX银行XX分行、票面金额1000万元)或返还票款1000万元;由被上诉人承担一审、二审全部诉讼费用。

被上诉人XX2公司口头答辩称:1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。XX2公司取得票据合法,背书连续,依法应享有票据权利。XX1公司则因为委托他人贴现而丧失了票据权利。2、一审适用法律正确。本案如果支持了XX1公司的诉请,就构成了XX1公司的不当得利。综上,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被上诉人XX3公司口头答辩称:1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,XX3公司取得汇票时,该汇票合法有效,且背书连续,XX3公司享有票据权利。XX1公司自愿将汇票由他人贴现导致被骗,只能向直接债务人提出付款请求,无权要求XX3公司偿还。2、一审适用法律正确。综上,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被上诉人光大银行XX分行答辩称:1、光大银行XX分行合法取得票据,依法享有票据权利。光大银行XX分行办理票据贴现业务,符合相关法律法规,尽到必要的审查义务,没有过错。XX1公司的诉讼请求及主张,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,不能成立。2、XX1公司恶意提起诉讼,其诉讼请求不能成立,XX1公司已将票据交付申银霞并收取贴现款,却谎称票据丢失提起诉讼。3、对XX1公司申请票据保全给光大银行XX分行造成的风险和损失,XX1公司应当承担相应民事责任。请求二审法院驳回XX1公司的上诉。

原审被告XX公司陈述意见称:1、本案XX1公司没有列为XX公司为被上诉人,说明XX1公司认可XX公司不承担责任。2、上诉请求中没有要求XX公司承担责任,对XX公司也没有提出诉讼请求。综上,请求维持一审判决中关于XX公司的部分内容。

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。

本院认为:本案争议焦点即XX1公司是否有权要求XX2公司、XX3公司及光大银行XX分行返还银行承兑汇票或返还票款1000万元。

关于返还票据的问题。本案系票据返还权纠纷,XX1公司只能向票据持有人主张票据返还。本案中,光大银行XX分行是该票据的最后持有人,光大银行XX分行举证证明涉案票据背书连续,记载内容完整,并依据相关规定进行审核且实际支付了对价款即票据贴现款,在此情况下依法应当推定光大银行XX分行是该票据的持票人并享有票据权利。除非持票人符合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》第十二条关于“以欺诈、偷盗或者胁迫等手段取得票据的,或者明知有前列情形,出于恶意取得票据的,不得享有票据权利。持票人因重大过失取得不符合本法规定的票据的,也不得享有票据权利”的规定,则持票人不享有票据权利。因XX1公司并无证据证明XX2公司或XX3公司或光大银行XX分行取得票据存在恶意,也不能证明光大银行XX分行存在因重大过失取得不符合票据法规定的票据,故光大银行XX分行系涉案票据的合法权利人。XX1公司作为曾经的票据持有人,因在2011年11月9日将该票据交给申银霞委托贴现时即失去了票据权利,故其已无权要求持票人返还票据,本院对此主张不予支持。另外,票据具有无因性,票据的基础关系独立于票据关系,不能因其中一手或几手缺少基础交易关系而丧失票据权利,故对XX1公司以XX2公司与XX公司无真实的交易关系主张XX2公司从不享有票据权利的主张,本院不予支持。

关于返还票款问题。本案中,XX1公司是将涉案票据交付给申银霞,且交付当日申银霞已支付100万元贴现款,并承诺第二天付清840万元余款,故XX1公司有权向申银霞要求支付余款。但从票据上记载的内容来看,XX1公司因与XX2公司之间并不存在票据权利上的前后手关系,XX2公司系自杨XX处取得票据,且其取得的涉案票据票面背书连续,XX1公司与XX2公司、XX3公司、光大银行XX分行间无票据上的因果关系,故XX1公司直接要求XX2公司、XX3公司、光大银行XX分行支付1000万票据款的主张,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,本院不予支持。

综上所述,上诉人XX1公司请求三被上诉人返还票据或票款的上诉理由不成立,本院依法不予支持;原审法院适用法律有所不当,但认定事实清楚,处理结果正确,故应予维持。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(一)项之规定,判决如下:

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二审案件受理费81800元,由上诉人山东XX1重型机床有限公司负担。

本判决为终审判决。

审判长赵延华

代理审判员尹哲璇

代理审判员邝斌

二〇一三年七月十日

书记员贾宝群

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XX分行与XX矿业有限责任公司、XXXX贸易有限公司等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
XX有限公司与XX医药有限责任公司票据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